公众号"MAKE1"

获取行业最新资讯

客服小E

微信号EEIOECOM

2019手机ODM行业分析:闻泰华勤龙旗占据70%,其余都很危险!

简介

没有“第二梯队”的行业:TOP5之外均被迫转型近年来,手机ODM行业加速呈现头部集中的趋势。而Counterpoint Research的预测则是2019年前三位的ODM公司市场份额将达到70%。根据IHS的统计,2015年至2018年,智能手机ODM厂商的Top3一直被闻泰、华勤和龙旗占据。2018年,前五大厂商分别为闻泰、华勤、龙旗、中诺和天珑。这其中,因资金链断裂宣告破产的厂商不在少数。近年来,以小米为代表的互联网手机厂商推行的&ldqu

燚智能周教授点评:

归根结底,是手机品牌公司的集中化。小品牌都死掉了,小代工厂自然也死了。

更深层次原因是,手机被苹果带的几乎没有差异性了,没有差异化就没有细分品牌,没有细分品牌就没有小厂的活路。

剩余的小ODM、OEM全都挤在海外超低端和三防机市场里,丝毫碰不到主流手机市场份额。

集微网10月25日报道(记者 张轶群)海派暴雷、闻尚破产、锐嘉科转型……与即将到来的手机品牌厂商的5G盛宴相比,很多ODM的日子却显得有些悲凉。

这个先于手机品牌厂商完成洗牌的行业,TOP5之外一片萧瑟,几乎看不到“第二梯队”,大者恒大的马太效应趋势明显,难有新进入者,而更多的企业如今选择或者被迫离开,余下企业在“零毛利”下激烈竞争。

没有“第二梯队”的行业:TOP5之外均被迫转型

近年来,手机ODM行业加速呈现头部集中的趋势。根据研究机构赛诺的预测,2019年手机ODM行业Top3的份额有望从2018年的57%提升至60%。而Counterpoint Research的预测则是2019年前三位的ODM公司市场份额将达到70%。

根据IHS的统计,2015年至2018年,智能手机ODM厂商的Top3一直被闻泰、华勤和龙旗占据。2018年,前五大厂商分别为闻泰、华勤、龙旗、中诺和天珑。从这四年的趋势看,台系厂商加速出局,与德、西可、锐嘉科(已宣布放弃手机代工业务转型)明显下滑。

2018年手机ODM厂商排名前五的厂商都在千万出货规模以上,随后的厂商只有百万和几十万的出货级别,几乎没有第二阵营。

曾任国内知名ODM厂商高管的张强(化名)向集微网坦言,这个行业如同“过山车”。从最开始的PCBA,到山寨手机时代IDH方案商大行其道,再到智能手机兴起时,功能机照样遍地开花,利润颇丰,诞生富豪无数。

但随着3G时代国产手机品牌手机出现,并将价格逐步下探,山寨机消亡后,情况开始不容乐观。特别是后来以小米为代表的互联网模式出现,手机品牌商逐步集中后开打价格战,ODM逐渐失去话语权。

“眼见起高楼,眼见宴宾客,眼见楼塌了。”张强唏嘘不已,今年他选择从从业十余年的ODM行业离开。

通讯技术代际的更替往往催生行业洗牌。在3G智能手机的切换过程中,台湾手机ODM产业受到的冲击最大,核心客户Sony、HTC、华硕、Acer等出货量下滑,订单开始向大陆手机ODM企业转移,4G时代的到来更加速了这一趋势。

IHS的研究报告显示,自2015年起,以华宝、华冠、富智康为代表的ODM企业出货量已经开始急剧萎缩,对比于大陆手机ODM公司,台湾企业在成本以及客户支持方面处于劣势,进而转向EMS代工服务。

同样是在2015年,受国内整体经济环境以及行业激烈竞争的影响,大陆手机ODM行业的洗牌加速。

这其中,因资金链断裂宣告破产的厂商不在少数。2015年,东莞兆信通讯破产倒闭,董事长高民不堪供应商催债选择自杀;2017年赛龙通信倒闭,创始人代小权被抓;2019年闻尚通讯宣布破产、海派通讯因母公司智慧海派暴雷而关停工厂,智慧海派原总经理邹永杭因涉嫌合同诈骗被抓……

在手机业务遭遇下滑后,部分ODM厂商不得不开辟新战场谋求转型。如锐嘉科放弃手机代工领域,转战自主品牌和物联网;与德在大客户魅族联想等遭遇销量下滑后,开拓智能音箱等IoT领域。

IHS手机市场高级分析师李怀斌告诉集微网记者,在目前的格局下,ODM厂商更加趋于集中,小规模的ODM厂商已经很难生存。在智能手机粗放式的规模经济浪潮退去后,如今TOP5之外的ODM厂商几乎都被迫转型,智能手机也不再成为主业。

张强告诉集微网记者,他认为除了目前的主要五大厂商之外,未来不会再有新进入的成功者。

“以前大大小小的手机厂商一大堆,ODM也多,现在全球也就五六家一线品牌厂商,因此对ODM人员素质要求很高,对于ODM厂商内部的制造能力、供应链管理、生产计划等方面的要求也在提升,订单规模大,也要求ODM厂商有很强的资金实力,规模小的公司根本接不住。”张强说。

“零毛利”下的生存法则:亏钱也要竞标的生意

ODM的产品主要针对能够大规模上量的中低端手机,如今行业的利润率已非常之薄。

“前几年还有2个点左右的毛利,现在几乎完全是零毛利,招标都是平的甚至是亏的,完全靠后期的cost down(降成本)。”在一家ODM厂商负责销售的李明(化名)告诉集微网记者。

根据闻泰和龙旗的业绩披露,两家企业的整体毛利在6%-8%之间,这已经是效益较好的企业数字。而根据龙旗此前的招股书显示,行业平均毛利率在10%左右。

在李明看来,这些数字都有点“虚”。“零毛利是普遍现象,其实大家在招标时的价格都差不多。只不过头部厂商的供应链以及账期会好一些,cost down会好一些。”李明说。

据他介绍,降成本的方式包括按照出货的阶段和数量阶梯型的要求供应商降价,寻找第二第三的替代供应商以及缩减物料上的设计优化,在这方面,头部厂商因出货量大,跟供应链有更大的协商运作的空间。

近年来,以小米为代表的互联网手机厂商推行的“open bom”的形式,以及品牌手机厂商逐渐实现包括芯片、内存、屏幕等关键物料的自行采购,也降低了ODM厂商通过供应链环节获取利润的机会。

“在手机厂商洗牌之前,下游供应商已经提前洗的差不多了,包括ODM供应商。随着大客户的集中,供应链上的成本优势在减少,供应链环节的利润在压缩,必须通过出货量来弥补。”李怀斌说。

在如今的手机厂商面前,ODM不仅失去了供应链的利润,也失去了话语权。一般手机厂商的订单都在几百万部,华为三星等大厂的都在千万部级别,ODM为一款产品投入的费用动辄需要过亿的资金,但手机品牌客户在收货之前不需要支付任何预付款,完全由ODM企业先行垫资。

“之前还有媒体报道称有手机企业交付30%定金,其实品牌厂商早已没有定金和预付款一说了。”上述ODM厂商人士表示。

在这种情况下,一方面ODM厂商既要投入研发,扩大生产,保证产品质量;另一方面,为了争取更多的订单,ODM厂商需要承担巨大的资金压力。于是,找钱成了ODM行业的“硬道理”。

相对而言,ODM更希望获得银行贷款,年息在7%-8%左右,但近年来整个ODM行业的资金成本很高,银行并不愿意放贷给这些高风险企业,因此很多ODM厂商通过寻求跟地方政府合作,由地方银行放贷。此外,可以看到一些ODM被收购的案例,如海派通讯被航天通信收购、中诺被福日电子收购,收购方国企背景的身份,也有益于其获得银行的贷款授信。

除银行之外,ODM获得贷款的渠道还包括供应链平台和外部融资平台,这些平台利息较高,约10%左右。

脆弱的资金链:粗放式经营导致的危机

如果说获得贷款各有门路,是一个技术活,那么如何让这些资金健康地流转起来,抵消贷款的利息,并通过规模化的订单获益,则是ODM厂商接下来要面对的挑战,这更像是一门艺术。

闻泰、华勤等披露的业绩显示,利润率大概在2%左右,如果按照前文所述银行放贷在7%-8%的利息,那么至少要在一年的周期内周转三到四次才能保证不亏钱,如果是外部借贷,周转次数更高。

因此,ODM良性经营必须保证稳定而快速的流水,非常考验资金和库存周转,跟公司的物控计划、物料的配套能力有很大关系,供应链的管理也成为考核ODM能力的核心指标。

“一个手机中有大小几百颗物料,如果有一两个没有到,其他就只能压在仓库,无形中造成了资金占用,期间还伴随着物料价格涨跌的风险。”李明说。

但很大程度上,ODM厂商缺乏这方面的能力。主要原因在大部分ODM厂商都从山寨机时代成长起来,行情好的时候钱太好赚,本身的业务和经营模式就比较粗放,长期以来忽视了在资金以及供应链管理方面的体系和人才的建设。

张强对此表示认同,他曾服务的企业,高光时刻是排名前三的ODM厂商,年出货量3000万,中兴、联想都是其大客户。但因为粗放式经营,属于资金和供应链的管理,业务铺开之后多地建厂扩大规模,但随着中兴遭禁后砍掉ODM业务以及联想销量下滑,公司很快陷入低迷。

“以前资金管理财务很少去看,业务铺开流水大起来的时候也没有管起来,等到发现后再想找专业资金管理人员时已经回天无力了,因为已经没有钱给他去管了。”张强说。

这种粗放式的经营还会导致另一种结果:缺乏精细化管理ODM生产进度延后导致交货推迟,客户付款还没有收回,供应商的账期已到,针对于ODM而言又是一笔资金压力。如果ODM厂商自身状况良好,可以先行支付供应商,否则只能拖欠供应商付款。

相对而言,ODM厂商在供应商面前拥有话语权,而据集微网了解,供应商对于逾期付款一般也没有办法,不到万不得已只能选择等待。ODM厂商经常会推迟付款给供应商,转而将资金投入规模扩建或其他投资。

ODM的这种模式在企业业务发展顺利的情况下还能够维持运转,但如果遭遇客户方面市场份额下降,订单减少,经营便会面对压力,如果找不到资金,企业很快便难以为继。于是有的企业铤而走险寻求高额借贷饮鸩止渴,最终陷入供应链断裂的危机。

“毛利将很低几乎就靠流水来转,但是如果自身都没有资金,客户也不敢下单,供应商因长期收不到回款便会卡货,引发债务危机的恶性循环,资金链迅速断裂。这些年东莞兆信、闻尚、赛龙、海派等厂商因资金断裂而破产或倒闭几乎都是这个原因。”李明表示。

据张强回忆,这种情况在若干年前日子好过的时候并不存在,品牌厂商利润好,产业链的每一层都有利润,赚钱比较良性,但随着行业竞争加剧利润缩减,收款和付款的现象便开始发生。

头部厂商的机会:未来的增长点在哪?

山寨机时代诞生了一大批IDH方案设计公司,后来随着国内手机品牌的逐步建立,包括闻泰、龙旗、赛龙等一些设计和制造能力较强的IDH公司开始转向ODM。IHS的数据显示,目前ODM行业出货量约占全球智能手机总出货量的四成,全部来自中国大陆ODM。

手机产业的快速发展也给消费者带来切实的好处,那些深受百姓欢迎的爆款千元机背后,ODM厂商功不可没。

如今,手机ODM格局恒定,TOP5之外已难有新进入者,未来行业的竞争将主要在现有玩家中产生。

目前,闻泰、华勤稳健经营,资金充裕,借助于其供应链优势以及客户基础,积极扩充其关联业务,如平板,服务器、笔记本电脑,IoT以及车联网产品等作为新的盈利点。闻泰在收购安世半导体后,有望两翼齐飞,而华勤在走富士康的路线,手机平板,笔电、服务器统统包揽。

龙旗近年来依靠小米快速起量,但相对闻泰和华勤而言实力稍弱。龙旗偏重于研发设计,但关键物料采购比例较小,供应链管控相对较弱,客户群体比较单一。

“龙旗现有主要客户之一小米本身open bom的低利润模式使得ODM收益空间小,联想近年来又比较失落,现有客户MOTO、LG、华为订单量也不大。在缺少客户订单的情况下,供应商一侧就不会拿到好的价格,在客户项目招标时就处于弱势。”一位行业人士告诉集微网记者。

中诺2014年在被上市公司福日电子收购后,背靠国资背景的福建省电子信息集团,具有足够的资金保障以及供应链方面的支持,近年来上升势头较快,每年以约50%的速度向上增长。2018年中诺参与华为入门级智能机项目,根据IHS的统计,2018年中诺智能机整体出货量超过1500万部。但目前而言,客户群体相对单一,除华为外,还有小部分的联想出货。

天珑目前主要经营自有品牌Wiko和Sugar,主要ODM客户在印度等海外市场,但去年海外市场受到华为、小米等影响,出货量下滑。有消息称天珑有意争取国内手机厂商的订单。

一个利好的消息是,去年起包括三星、OPPO开始由自研到与ODM合作,vivo表示也在考虑放单给ODM,2019年起,LG、诺基亚等手机品牌也开始全面寻求ODM的合作,这将给ODM市场带来新的增量,而这些产能也将被头部的ODM厂商消化。能否获得这些大客户的订单,将直接导致ODM厂商的出货规模和营收水平。

据集微网了解,三星陆续关掉天津和惠州工厂之后,自2018年起开放ODM项目,订单主要被闻泰、华勤等获得。与大部分手机厂商对于ODM的方式不同,三星将物料采购完全交由ODM厂商,这也将给ODM厂商带来利润空间,闻泰、华勤将是主要受益者。

在资本市场层面,对于TOP5而言可能今明两年是一个很好的机会,科创板较为宽松的准入政策可能会让这些厂商实现上市梦,目前闻泰是TOP5中唯一的上市企业,龙旗、天珑、中诺都曾冲击IPO,但均以失败告终。

但也有分析人士表示并不看好,难点在于,如何把一个针对中低端手机、利润微薄的代工企业,包装成一个高逼格气质的科技创新公司?

原文来自集微网

 条评论
相关内容推荐


















秒速牛牛官网 秒速牛牛官网 秒速赛车下载 荣鼎彩官方网址 荣鼎彩技巧 秒速牛牛攻略 秒速赛车注册平台 秒速赛车怎么玩 秒速赛车技巧 荣鼎彩导航网